欢迎访问男士时尚网--男人百科!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 > 奇闻轶事

好长,好大,硬,舒服 ,爽给我,好爽用日语怎么说

导读:赵小美脑子里就浮现出了老李下身的硕大,有种异样的情绪,但出于关心老李的身体,虽然那地方让人很害臊,赵小美还是羞涩的开口道:李叔,你把裤子脱了吧。眼前的邻居赵小美

赵小美脑子里就浮现出了老李下身的硕大,有种异样的情绪,但出于关心老李的身体,虽然那地方让人很害臊,赵小美还是羞涩的开口道:李叔,你把裤子脱了吧。

眼前的邻居赵小美显然已经成为了老李口中的肥肉,而赵小美还全然不知,反倒是经过了一次接触后,老李内心的束缚被完全打破了。

女孩嘛,迟早得被男人弄,便宜他这个养父也没什么关系。

不过老李可不想简单的让赵小美帮他释放一下,最好同时慢慢引诱出赵小美的原始欲望,想到此处,老李脸上露出了一抹关切。

小美,李叔还能再忍一会儿,倒是你让李叔很担心,还是让李叔先帮帮你吧。

赵小美愣了一下,刚想说没事,胸前的那两团饱满便被老李用手按住。

这时候的赵小美并没有想太多,还以为是老李担心她胸口还在肿胀,突然被老李用手轻轻捏住,心里还有些被关爱的窃喜。

小美,时间紧,李叔把手放进去,稍微帮你按摩会儿,你再帮李叔成吗?

太久没真正接触过女人,虽然赵小美胸前那两个饱满算不上太大,但是足够的坚挺,对老李简直充满了致命的吸引力。

赵小美本想说其实自己胸口不怎么肿胀了,但想到先前被老李揉捏的感觉,竟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。

嗯,谢谢李叔。

将手伸进去,真切的感觉到赵小美那对儿硕大的柔软,老李心里简直乐开了花,什么伦理道德都不重要,他只想好好的弄一弄赵小美,品尝一下赵小美的滋味。

少女的胸部异常的敏感,尤其赵小美又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,怎么能受得了呢,没多久体内就传来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。

赵小美忍了会儿,实在是有些忍不住了,不禁羞涩道:李叔,停,停一下,我难受。

老李激动的正不亦乐乎,突然听到赵小美的话还真有些不太愿意放手的意思,便急忙问了一句:怎么了,难道不舒服?

老李着实没想到,邻居赵小美的身僻居然这么敏感,这么会儿就受不了了,手下意识的朝赵小美那神秘的三角区伸去。

当老李触碰到赵小美的隐私之地时,或许是有胡小兰在家的缘故,赵小美虽然也很想让老李帮帮她,但眼睛却有些紧张的朝门口瞄去。

李叔,我,我还能忍忍,要不还是我先帮你吧。

赵小美不懂两性之间的事,但她明白,被老李的手指碰到后,她会忍不住叫出来,万一让胡小兰听到,肯定会特别的不好意思。

傻丫头,你没发现你毒发作的厉害了?蹭到赵小美的湿润,老李舔着老脸一本正经的说道。

转念又想到时间紧,脑子里萌生出了一个念头,心说一边帮赵小美,赵小美一边帮他肯定是爽死了。

一念至此,老李下意识的拽着赵小美的手忘裤裆里放^

当赵小美碰到之后,那上面传来的滚烫立刻把她吓坏了,还以为老李的肿胀又严重了,羞涩中一刻也不敢耽误的快速动了起来。

赵小美动作生疏,其实也就是胡乱的摸索,但饶是如此,老李还是感觉格外的舒服,只不过没多长时间,赵小美的身体就软的不行了,一股很奇怪的东西涌了出来。

老李差点被逗笑,可望着赵小美天真无邪的模样,他决定再进一步,故意幽叹了一口气:可能真的是严重了,不过还有一个办法可以试试,就是要辛苦小美

赵小美疑惑,但如果能帮到老李,她什么都愿意做,不等老李说出来,便小鸡啄米般点了点头。

其实李叔这应该势帮你了之后,毒素伸入的有点严重,只靠手效果确实不太好,要是小美能李叔吸出来就好。

说完,老李又故意装作了副为难的样子:可是,李叔怎么忍心让小美用嘴帮李叔吸毒呢,要不李叔还是忍忍吧,毕竟去看医生很贵的。

这正是老李想要的结果,但真的要做的时候,为避免引起赵小美的怀疑,老李还是故意表现出了一抹迟疑。

当老李从裤挡里把那硕大的东西掏出来之后,虽然见过次,赵小美还是被吓得目瞪口呆,那东西看上去不知道比小宝宝的要大上多少倍。

她都有些怀疑,自己那小小的嘴巴真的能把毒吸出来吗?

柔软的温热忽然碰到老李的那活儿,老李爽的差点叫出来,他都不敢相信,赵小美居然这么单纯,真是一点都不懂。

不过这样也好,他便能好好享受享受,小美,不是这样的,先这样,再这样。

老李激动的指导着赵小美,虽然赵小美没做过这种事,但其实也没什么难的,开始还有些生沼的动作,渐渐变的娴熟了一些。

但或许是老李那东西真的太吓人,令赵小美嘴里不时发出呜呜的声音。

那东西的出来,老李的那活儿自然跟着萎靡了一些,赵小美也终于松了一口气,此时出来的太突然,让她顿时咳嗽了起来。

瞧着赵小美的模样,以及多年没有过的释放,老李心满意足,嘴角满是心满意足的笑意。

赵小美的俏脸莫名其妙的滚烫的不行,不过帮老李消了肿,她心里的石头也落地了。

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,赵小美脑子却冒出了一个念头,老李的手指虽然能让她的毒排出来,但每次却总觉得不够的样子,她不禁心想,要是老李那硕大的东西直接放进去排毒,不知道会是一种什么的感觉。

她以为是自己瞎想,但过来人都知道,这其实是身体本能欲望的使然。

当时赵小美还多少有些咳嗽,而老李正往里边塞着自己那玩意儿,往上拉着裤子的拉链,这一幕被门外来人撞了个正着。

赵小美不懂,但是老李心里明白的很,顿时吓了一跳。

果真,跟老李猜想的一样,这娘们儿可能看到了什么,正满脸惊色的盯着他跟赵小美看,那眼珠子都快掉了出来,令老李脸色很是窘迫。

芳芳,你咋的过来了?老李深吸了一口气,故作镇定的问道。

说起来也怪老李倒霉,防着胡小兰却忘了防着王芳,这娘们儿就住在隔壁,胡小兰回来了,怎么能不过来看看呢。

凑巧,路过柴房的门,听到有动静,王芳便好奇的将门推开,恰好就看到了这一幕。

王芳眼神晦涩不明的看着赵小美一会儿,嘴角含着莫名的笑意,淡淡的道:小美,你去帮小兰做饭,我有事跟你李叔聊聊。

王芳的话,也让老李明白,跟赵小美的事算是败露了,心里暗暗叫苦,但脸上还是装的很淡定。

小兰妈,你要跟我聊什么?

老李问出来,王芳嘴角就勾勒出来一抹弧度,有些讥讽的道:老李,我还一直以为你是个老实人呢,没想到你连自己邻居都不放过。

你什么意思?就算是被王芳猜到,老李也打定了主意不能承认。

老李心里大骂,同时被拿捏住了软肋,他可不想坏了自己在胡小兰心里的印象,脸上强挤出了笑意,小兰妈,有话好说,其实事情也不是你想的那样。

老李跟赵小美的事,王芳心里蛮震惊的,可同时看到了这种事,她身僻的寂寞仿佛也被勾引了出来。

何况这件事真要说出去,对她可没一点好处,毕竟跟老李还是亲家呢。

老李知道王芳不仅骚,胆子还大,可也万万没想到这娘们儿会因为这件事发难,还直接将手伸进了他的裤挡,这其中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。

说起来,这王芳也就比老李小个五六岁,长的也确实比村里的一般娘们儿漂亮,那娇嫩的小手此时轻轻抚摸着他的那活儿,老李确实很舒服,可他就不喜欢王芳身上这股骚劲的。

再加上王芳是个大舌头,自个儿要是跟这女人搞一起,绝对会传出去,到时候可就不是被人戳脊梁骨那么简单了。

芳芳,你该不是真看上我老李了吧?老李皮笑肉不笑的说道。

好长,好大,硬,舒服 ,爽给我,好爽用日语怎么说

王芳对老李早就有意思,此时又摸上了老李的那活儿,心里想的不行,因为老李那软下来的玩意儿,摸着都比一般人要大的多,心里痒的很。

老李,我要看不上你,能摸你这儿吗?王芳眼珠一转,拉住了老李的手,说别光我摸你啊,你也摸摸我。

说着话,王芳就拽着老李的手往那两个硕大的饱满上。

这对儿饱满的大球,那可是王芳的骄傲,虽说四十来岁了,可她感觉自己那饱满比保姆胡小兰的一点不小,跟赵小美相比,那更是大了一圈。

不过在老李的心里,这王芳毕竟是上了岁数,根本没法跟赵小美还有胡小兰相比,纵使手感很不错,也没有太多的喜欢。

但老李也并没有将手松开,今天不让王芳尝点甜头这事绝对没法善了。

顿时,双手毫不客气的在王芳那两个饱满上使劲的揉了起来。

嗯,真舒服,老李,好想让你帮我多揉会儿。

不得不说,王芳实在骚,被老李愤怒的揉着的同时,握着老李那活儿的手也不由自主的动了起来。

这娘们儿还真是会取悦男人。老李心里暗笑一声,想着给王芳一个教训,索性用手里故意使劲的捏起了王芳那饱满顶部的敏感。

老李以为,王芳受到自己这种毫不客气的举动,感觉到自己像个玩物,定会不客气的推开自己,到时候也就脱身了。

可老李还是低估了王芳骨子里的渴望,被他这么轻蔑的玩弄,这王芳竟轻吟了起来:嗯,老李,你可会弄,给我浇浇地呗,都干旱好久了呢。

王芳娇嗲的声音差点让老李没把控住,同时也想明白了,今天怕是不妥协也没用。

他先是狠狠的用手在王芳下边的三角区猛戳了一下,然后故意一脸为难的道,芳芳,我老李也想给你浇浇水,可小兰还等着吃饭呢。

不愿意跟王芳发生些什么,老李只好用拖延的策略。

果真,提到胡小兰,王芳多少有些忌惮,显然也担心被保姆发现,毕竟跟亲家公搞这种事是羞耻的。

说的也是,不过小兰做好饭肯定会喊你,你再多摸一会儿,让我多舒服舒服。

说着话,王芳看着老李的手,恨不得让老李的在自己的旱地使劲的戳戳。

老李把手抽了出来,但又不能太得罪王芳,堆着笑道:芳芳,还是别了,等小兰去了城里,我老李指定找你,到时候让你好好舒服舒服。

老李的话刚落,恰好耳边就传来胡小兰的喊声。

从柴房出来,胡小兰已经准备好了早饭,王芳自然也是留了下来。

饭桌上,老李跟王芳坐在一起,本以为在柴房已经安抚好了王芳的情绪,可让老李没想到的是,王芳实在是太骚了,居然在桌子下边用手偷偷摸他的那活儿。

不得不说,有过经历的老娘们儿技术确实不错,虽然窸窸窣窣的动作不可能让老李释放出来,但却真的很舒服。

他娘的,看来真得找机会把这娘们儿喂饱。

老李心里暗骂,但旁边坐着胡小兰跟赵小美,老李又不好表现出来,便只好强忍着。

吃过饭之后,老李下边已经憋的硬邦邦的了,心想干脆到隔壁院里好好整王芳一次得了,也好舒服舒服。

虽说王芳性格让他讨厌,但长的不错,活肯定也不赖。

赵小美岁数还小,玩心大,家里的地里这几天也没什么活,就跑出去找朋友玩了,家里只剩下了老李跟胡小兰。

说来也怪老李倒霉,刚直起身子,那裤挡里的鼓起就被胡小兰看了个正着。

昨晚的事,直到现在胡小兰心里还有些旖旎,看到老李一大早下边就撑起了帐篷,还以为是因为自己,脸上刹那间浮现出了一抹羞涩。

当然了,胡小兰同时也很惊讶,昨晚虽然跟老李有了些暖昧,但当时太紧张,这还是她第一次隔着裤子瞧见老李的硕大呢。

不得不说,老李确实有本钱,竟惹的胡小兰心里荡起了涟漪,毕竟好久没跟丈夫做那种事了,而且就算是做了,每次都得不到满足。

被胡小兰撞见了自己的硕大,老李脸色一冏,但看胡小兰根本就没有生气的样子,昨晚还给他送那种东西,老李隐隐觉得跟胡小兰之间有了一丝丝的情愫。

所谓饱暖思淫欲望,家里又没人,胡小兰对老李又有种自然而然的吸引,见胡小兰回到了房间,老李稍稍坐了一会儿,就跟了进去。

小兰,李叔来看看宝宝。老李呵呵笑着。

开始老李一直逗着孙子,俩人也没怎么说话,倒是察觉到老李时而往自己那两个饱满上瞄的目光,令胡小兰心里顿时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。

好久没碰过男人了,胡小兰也是很想试试的,只不过她是个很矜持的女人,自然不会做对不起丈夫的事,忍不住了最多自己用手摸摸。

正当他胡思乱想的时候,老李突然想到了什么,问道:小兰,你昨晚说好久没跟爱民做过了?

胡小兰先是一愣,没想到老李会又问这种问题,昨晚说的时候就羞臊的不行了,心里有点不悦,但还是回答:李叔,你突然问这个干嘛?

见胡小兰似乎有些不太愿意回答,老李又连忙道:小兰,你别多想,问这个主要是我还想再抱个孙女。

胡小兰这才羞涩的点了点头。

那爱民不跟你做,你都是咋办的?老李心血来潮的继续问了一句。

这种问题,多少带着点调戏的意思,老李以为胡小兰肯定不会回答,正当他想换一个话题,缓解尴尬的时候,胡小兰却是开了口。

能怎么办,爱民那么辛苦,忍不住了我就只好自己弄了。

胡小兰脸蛋红扑扑,显的很是迷人。

老李的脑海中立刻闪过一个画面,儿媳妇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,那葱白的手指不停的在自己身上划过,他差点喷出鼻血。

不过,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却用手指,简直是浪费啊,他吞了口口水,又继续问道:那你弄的时候都在想什么?

这个问题把胡小兰问的更羞涩了,可还是鬼使神差的回答老李:能想什么啊,当然是想一些淫荡的东西,赶紧弄出来啊。

在胡小兰说话的时候,老李分明看到她双腿不自然的往回收拢的一下,显然儿媳妇平时忍耐的也很是辛苦。

虽然胡小兰给老李的印象很矜持,也是个很顾家的女人,但长此以往下去,老李还真有些担心胡小兰会出轨。

在老李琢磨的时候,胡小兰突然叹了一口气,俏脸红润显的有些忐忑的问:李叔,那件事爱民跟你说过吗?

正在聊着那种话题,胡小兰突然这么一问,老李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什么?

见老李很疑惑,不像是知道的样子,胡小兰心里松了口气。

其实胡小兰的命实在是苦,跟老李说丈夫平时太累,很少做那种事,其实都是她编造的谎言。

丈夫陈爱民在一年前,工地打工的时候,不小心被弹起的钢筋戳到了下边,那玩意儿就算是废了,这辈子她都不可能再尝到那种欢愉的滋味。

不过陈爱民很爰胡小兰,见她难受的时候偶尔会用玩具帮帮她,但玩具终归是玩具,哪里比得上真正的家伙。

而这次突然回家,其实是陈爱民的意思,说老李一个人在家不容易,单身了这么多年,让胡小兰回去好好陪陪老李。

当时陈爱民让胡小兰回来的时间刚好是晚上,陪陪那几个字压的特S腫,那时候胡小兰就领悟到了其中的意思。

所以,面对老李突然表现出的欲望,胡小兰还以为是陈爱民跟老李说过了,要真是那样,她得难为情死。

没,没什么,对了李叔,刚才咱聊到哪儿了?胡小兰深吸了一口气,缓解了一些情绪。

不过胡小兰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,闻着她身上那股淡淡的奶香,老李突然道:小兰,你还涨奶吗,按一次怕是不起作用,要不李叔再帮你揉揉?

刚聊了那种话题,这时候要帮儿媳妇揉奶,老李也觉得自己的欲望暴露的太直接一些,怕是胡小兰心里对他有防备,肯定不会答应。

不成想,胡小兰脸上竟露出了笑容,声音桥嗲道:我刚才还想说呢,聊着聊着就忘了,不麻烦的话,李叔就帮我揉揉吧。

本文全文在线阅读

分享到:

相关阅读